曲阜国学院举办中华礼乐研讨会

2018年5月19号,由曲阜国学院、曲阜儒者联合会、青岛弘正书院、曲阜民俗学会学者联合发起的“首届中华礼乐传承与实践研讨会”在曲阜国学院隆重召开。会议由孔子、颜子、孟子圣裔学者代表及来自全国的礼乐专家共同参与。


304107448075727937.jpg


开幕式上,世界颜子宗亲会会长,颜子嫡传后人颜秉刚先生致辞。三位曲阜圣贤后人带领全体与会学者以传统揖礼敬拜孔子圣象。颜秉刚先生在致辞中郑重提出“文化复兴,礼乐先行”的理念。他认为复圣颜子之“四勿”,当今社会亦应实行。“不学礼,无以立”的启示,现实生活中非常重要。

年愈七十旬的孟子后裔学者、曲阜民俗学会秘书长、古礼专家孟昭正先生发表讲话,指出当前的礼乐传承,要特别重视保护民间传统礼乐的延续,一定要想办法保存五千年来传承不断,绝无仅有的民间婚礼、寿礼以及丧葬礼仪。他对于当前以硬性干预的方式进行的过度丧葬改革,表示忧虑!


217428585478408346.jpg


曲阜民俗学会原会长,著名礼乐文化专家刘伯义老先生指出,民间有很多频临断绝的礼俗需要大力支持与保护,如果不抓紧时间进行保护性传承,再过几年,这些老人家都过世了,很多只能言传身教的绝活真的就绝了!刘先生还提到,当地一位老人家,用毕生精力挖掘整理的“峄山道乐”,马上就面临失传。他自身也有很多祖上传下来的技艺,比如“柬书”制作与填写、“幛心”制作与填写、红白喜事待客礼仪等,这些都是他曾祖父祖父在孟府做“赞礼”时的文化传承,现在基本上没人懂了。这些东西如果传不下去,真的是愧对祖宗啊!

青岛弘正书院李增金院长在主题发言中指出:当今社会,传统文化复兴,离不开礼乐复兴。当前传统文化热,前几年的普及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我们这些在传统文化圈子里走了多年的先行者,要做一个从俗到雅的转变,言语要雅起来,行为要雅起来,写作要雅起来,穿着要雅起来,要做一个雅言雅行的高雅之士。现在文化界的专家学者都在高处指引国家进行大的转型,我们民间也有很多仁人君子在做大担当,带动民间文化复兴与传承工作。像推动“文言复兴”的黄仕隐先生,带动“文字学”研究的郭帅华老师,推动“吟诵复兴”的徐建顺老师,推动“汉服复兴”的王忠坤先生,推动“礼乐舞蹈”的穆兰老师等等,还有很多在各界尽心尽力默默担当的推动者,为共同完成民族文化复兴大业而默默奉献。

礼乐复兴,是一项大事,无论是像彭林教授这样的专家学者,还是像刘会长这样的民间传承者,都希望能够恢复传统礼乐,再造中华礼义之邦。我们要做的,首先要把民间传承实践者与上层专家学者的学术理论相结合,打造这样一个传承与实践并行的平台,请学者们跟民间的专家一起来探讨,交流,共同把民族传统找回来,应用于民间,应用于生活。我们要的是传承,要的是与时俱进,既不复古,也不泥古。如何在当前社会进行传统礼乐的继承与发扬,是会议着重要探讨的问题


开笔组合.jpg


曲阜国学院段院长认为,传统礼乐是民族文化瑰宝,国家提出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 核心内容之一就是礼乐。礼乐的生命力在民间,民众自发选择的,经过长期的全盘西化之后依然顽强保留下来的礼乐习俗是民族传统的根。这个根活着,将来必然开花结果,这个根被斩断了,再过数年,广大民众再想听戏,没有人会唱了,再想举办传统婚礼、寿礼、谢师礼,没有人会主持了,再想用传统习俗悼念先人,没有人能提供礼乐了。那么民众会如何选择呢,会不会去选择西方的仪式?当中国人一出生,西方的命名礼来了;一成年,西方的成人礼来了;一庆祝生日、节日、举行婚礼、给老人祝寿、吊唁逝者,统统是西方仪式,那么中国文化还有吗?中国心还有吗?我们走过了这么多全盘西化的冤枉路,教训惨痛,现在是需要警醒的时候了!

会议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是邀请曲阜当地著名家族乐班“季家班” 为与会嘉宾现场表演红白喜事礼仪用乐。“季家班”属于家族乐班,所有演奏者全是“季氏”,从清朝开始,季家祖上就吹奏礼乐,曾经在孔府演奏,至今已传六代。




   “季家班”吹奏曲目众多,根据礼仪场景不同,婚礼则吹奏“百鸟朝凤”、“迎亲路上”、“抬花轿”、“喜拜堂”、“闹洞房”等喜庆曲目,曲调喜庆悠扬,欢畅愉悦。听闻者喜气洋洋,幸福吉祥。

      丧礼则吹奏“五字开门”、“游阴”、“哭黄粱”“大上拜”,“大待客”“大祭奠”“谢来宾”等曲目,曲调哀戚婉转,如泣如诉,使人听来,不觉怆然泪下,哀矜不胜。

     寿礼则吹奏“五世请缨”、“麻姑献寿”等曲目,伴以唱腔,更觉韵味十足,福寿绵长。


修改.jpg


乐师们演奏结束后,纷纷表示没有拿出最好的水平,感到很遗憾。因为违背中央大力弘扬传统文化的国策,强制红白喜事当中不得用乐之后,他们已经四五个月没有吹奏了。他们都说,从五六岁就被父祖辈催着带着练出来的技艺,一下子就被逼着放弃了,真的太可惜了。期间有四五位季家长者提出来,能不能帮帮他们,给呼吁一下,看看能否恢复起来?他们最不能理解的是,既然不让他们干了,上级为什么还组织他们“参加汇演”,还说要保护他们的传统技艺。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从他们口中,我们得知,周边的一些民间乐班听到禁止用乐的消息,悲愤之余,竟然把祖传的乐器摔碎了,有的甚至一把火给烧了。这种悲痛之情,若非当事人,很难理解。他们说在观看《百鸟朝凤》这部电影的时候,他们都流泪了,感觉到很可惜,但没想到不久之后,更悲催的命运竟然落到自己头上。人家那是市场决定,这里确是“一刀切”。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

第三个环节是关于礼乐传承的讨论,与会学者竞相发言。孔子后裔学者孔祥伟先生吟诵《诗经》中关于孝敬父母、感恩父母的诗句,并讲了《诗经》与礼乐传承的意义,提出“礼乐传承,诗礼并重”。

来自济南的肖卫东老师,从民间传统文化推广者的角度,提出当前礼乐复兴的问题,以及一些困难。

会议结束后,诸位学者意犹未尽,专门到院长室又聊了好久,期间刘会长专门给大家演示了丧葬礼仪当中的祭奠、吊唁及二十四拜礼,让我们对古代礼仪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与体悟。本次研讨会在挖掘传统礼乐宝藏方面可谓成果丰硕。(待续)。


DSC09689 副本.jpg

522354356758306688.jpg


文章分类: 学校时讯
分享到: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