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博学广识≠“学习”好——和丽泽学社一起读论语

原文: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无,未闻好学者也。

01.png

(孔子圣迹图·侍席鲁君)

考证:哀:德之不建曰哀、遭难已甚曰哀。

鲁哀公:姓姬;名将,为春秋诸侯国鲁国君主之一,是鲁国第二十六任君主。他为鲁定公儿子,承袭鲁定公担任该国君主,在位27年。

过:并非世俗所说的过错,而应当是“师也过,商也不及”的过。乃是心地上的不符合中道的细微偏差。

颜渊卒年:颜渊卒年诸书所载互乖。程氏《论语集释》引《论语训》:高诱说颜渊卅八而卒,其卒年盖在获麟前。获麟孔子年七十,渊年四十也。三十八之说是矣。

02.png    3.png

(复圣颜子)                (李二曲先生)

释义:鲁哀公问孔子:(您)这些弟子中哪一个是最好学的呢?孔子回答道:那就是颜渊最好学了,他就算有怒气也不会施及其它人事,若是心中稍稍有一点偏差,当下察觉便复归于无。不幸已经去世了,我现在再也没有见过这样好学的弟子了。

古训:李二曲《四书反身录》:(学所以约情而复性也。后世则以记诵见闻为学,以诵习勤、见闻博为好学。若然,则孔子承哀公之问,便当以博学笃志之子夏,多闻广识之子贡对,夫何舍二子而推静默如愚之颜氏为也?即推颜氏,何不推其诵习如何勤奋,见闻如何渊博,而乃以不迁不贰为好学之实?可见学苟不在性情上用功,则学非其学。性情上苟不得力,纵夙夜孜孜,博及群籍,多材多艺,兼有众长,终不可谓之好学。)

愚按:先儒训学为觉,以觉所未通也。人之生也,未必有觉,故天生先觉者立皇极,垂之后世,以启群迷。故士始乎诵经读礼以明。熊先生尝言:经师辈(或指汉朝传经注经之儒)只知训一“觉”字而止。岂不知觉乃世俗所谓觉悟耶?亦或有无限意义耶?觉当为心有存主,不倒不妄。既立其大,则诵经读礼仅一门径,如摆渡之舟,须知博文勤习应以帮助存心养性,安有窃舟而行者乎?故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又(颜、孟而后,学能涵养本原,性情得力,莫如明道先生,盖资秉既异,而充养有道,纯粹如精金,温润如良玉,宽而有制,和而不流。其言曰:七情之发,惟怒为甚,能于怒时,遽忘其怒,其于道思过半矣。

薛敬轩云:气是直难养,余克治用力久矣,而忽有暴者,可不勉哉!二十年治一怒字,尚未消磨的尽,以是知克己最难。

吴康斋日录》有言:去岁童子失鸭,不觉怒甚,今岁复失鸭,虽当下不能无怒,然较去年则微,旋即忘怀。此又透一关矣。

谢上蔡患喜怒,日消磨令尽,而内自省,大患乃在矜,痛克之。与程子别一年来见,问所学,对曰:惟去得一矜字。曰:何谓也?上蔡曰:怀固蔽自欺之心,长虚骄自大之气,皆此之由。

上四先生直是在性情上用工夫,此方是学,此方是好学。)

愚按:若诵习勤,见闻博就是学,则孔门弟子,惟子夏传经之儒才能称得上好学,荀卿之儒方是学得好。颜子未尝有功于经籍,孟子亦于治道有所不知。其不待言而喻。颜氏之子,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颜子未至圣人地步,未免有动,然其才动即觉,才觉即化。太阳一出,积雪全消。

《论语后案》:不迁怒者,恶恶如其分,不因一人之怒滥及无辜,不以一事之怒留为宿怨也。天地有雨寒,不伤旸燠之气,帝王有刑罚,不妨庆赏之心,颜子不迁怒犹事矣。

发明:古人云:“千圣遗编皆剩语,小子何敢复云云。”此章真实义当反己体认,中有千言万语不可言说,更难与不知者道。昔鹅湖之会陆子寿有诗言:

孩提知爱长知钦,古胜相传只此心。

大抵有基方筑室,未闻无址忽成岑。

留情传注方榛塞,著意精微转陆沉。

珍重朋友勤琢切,须知至乐在于今。

圣人之道,活泼泼地,切勿外寻,直下承当得住,则至乐在此,万古不易。《二程集》曾载二先生语,可帮助吾人体会。  

4.png

(二程先生全书)

苏季明尝以治经为传道居业之实,居常讲习只是空言无益,质之二先生。

伯淳先生(明道)曰:“修辞立其诚”,不可不仔细理会,言能修省言辞,便是要立诚,若只是修饰言辞为心,只是为伪也。若修其言辞正为立己之诚意,却是体当自家“敬以直内,义以方外”之实事,道之浩浩,何处下手?唯立诚才有可居之处有可居之处,则可以修业也。“终日乾乾”,大小大事却只是“忠信所以进德”为实下手处,“修辞立其诚”为实修业处。

正叔先生(伊川)曰:治经实学也。譬诸草木,区以别矣。道之在经,大小远近,高下精粗,森列于其中。譬诸日月在上,有人不见者,一人指之不如众人指之自见也。如《中庸》一卷书,自至理便推之于事,如国家九经及历代圣人之迹,莫非实学也。如登九层之台,自下而上者为是。人患居常讲习空言无实者,盖不自得也,为学,治学最好,苟不自得,则尽治五经,亦是空言。今有人心得识达,所得多矣。有虽好读书,却患在空虚者,未免此弊。

牟先生评云:明道所说直是有高致,无傍依,直抒胸臆,称理而谈,决无学究气,亦无典册气。凡此种学问皆是圣贤豪杰之学,说理发义皆须直下指归到生命上来。

伊川所说甚为实际,一、治经要“自下而上”;二、要有“自得”。此在指导学者读书最好,然不能表示出内圣之学本质,此犹是学者治经境界,非圣哲直抒胸臆独立拔起之境界。

5.png    6.png

       (熊十力)                     (牟宗三)          

熊十力《十力语要》弟子问:偏重知识的人,他的生活亦自有意味,何必如先哲所谓涵养本原而后为是耶?

先生曰:无知识的田夫野老,他的生活或者比富于知识的学问家更好得多。然则我们何不推尊田夫野老,去从他游,而还在这里讲甚么涵养功夫?须知这个道理人人固有的,只是一般人行不著,习不察耳。譬如醉人也同醒人一般举手动足,却于自家举动不著不察。在他醉时,并不觉得昏迷之苦,及一旦醒来才知自怜了。

又曰:这道理不可向不见的人开口,须你自家有个见处,才好商量。人只是被许多知识锢闭,不曾超脱得开,易言之,即被许多见网笼罩住,无缘见得本来面目。

附识:前篇(学而章)与本章一气贯下,直是于吾人生命向上一激,时常诵于口,藏于心,涵养自励,久久必生智慧。不可泥训诂,纵注的明白无疑,生命仍是一团大黑暗,慎之慎之!

执笔:刘忆辰

咨 询 电 话

 15263739417  /  13153796737

15725379827 / 0537-4496158


微 信 号

曲阜圣贤教育学校:15263739417

曲阜国学院:13153796737      

微信公众号:qfgxy403960   /   qfsxxx403960

  

网址:http://www.qfsxjy.com

邮箱:qfgxysy@163.com  

新浪博客:@曲阜国学院宣


【学院地理位置】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