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语璇 — 书院教育培育出的哲学硕士

微信图片_20190622161010.jpg


“不至林中,不知林中路

   林中路无数,人各行其路

无树无路,无人无树

   相视而默,进退由衷。”


这是段语璇在2018年年底研究生考试结束的当晚,写下的诗句。经历了一轮竞争激烈的初试和复试,在今年6月20日,上海社会科学研究院哲学所中国哲学专业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寄送到了她的手中。不负众多师生亲友期许的她,也将在8月底踏上新征途。

回顾语璇的成长历程,我们会逐渐了解一个自幼在书院教育中成长的女生,如何凭坚韧的勇气与信念,成功地开拓出一条无人走过的志道之路。

微信图片_20190624133811_副本.jpg微信图片_20190624133754_副本.jpg微信图片_20190624133805_副本.jpg

微信图片_201906221617531_看图王_副本.jpg

几年前,正在读初中的语璇转入曲阜国学院。在这里,语璇接受着儒家文化、古典文化以及哲学、书法、国画等传统国艺课程的熏陶,也确立了自己终其一生的志向所在:她立志承担“当代士人”的身份与责任,并传承书院教育事业。她自7岁起拜师于古琴家兼音乐史家吴钊教授门下学习古琴,在幽幽琴韵中熏染出喜沉静与深思的性格。在曲阜国学院书院教育模式中,语璇通背并学习了《大学》《论语》《孟子》《中庸》之训诂与义理。在学习的同时也从事过义工、助教等工作。这些丰富的经历让她产生了对人生的思考,为了能争取全面提升自我的机会,她用时1年半,于2018年在曲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自考本科毕业并顺利取得学士学位,她将自考本科作为考研之基础,于毕业当年报考硕士研究生,并在全国考研大军中脱颖而出,顺利考入上海社科院哲学所中国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微信图片_20190620164426_副本_副本_看图王.jpg微信图片_20190624115017.jpg微信图片_20190624115037.jpg

也正如语璇曾写下的句子:“人与人之间不会消除的张力产生了不会停止的动力。”国学院的人与事,令她充满了无限能量,也让她决心在接受完研究生教育之后重回故里弘扬儒家文化、传承道统学脉。因为她始终坚信,儒家文化永远是最坚实的力量。

微信图片_20190625140504.jpg

微信图片_20190625102945.jpg微信图片_20190625102942.jpg

语璇原创文章节选


梅香空物我,鹊鸣止声闻。

春色无俗笔,天地自生机。

————————————


叶落镜湖知风自,波漾含光影崎石。

最是好景随人意,天地交感何伤时。

————————————————


皓月空夜明,寒阶孤鸿影。

霜落惊枯叶,唯有黄菊听。

————————————


置琴高阁中,万木皆琴声。

迎面桃花落,回首扫地僧。

野径盘根错,平步岭云空。

微雨鹊双随,风起动旗征。

————————————


时间是人的抽象

在抽象中人得以自我观照

所谓万有中的唯一

无非是时间的当下

——————————


不至林中,不知林中路

林中路无数,人各行其路

无树无路,无人无树

相视而默,进退由衷

     ——记考研结束

——————————


又是匆匆降临的

一场自由的飞雪

人守护温暖

雪冻结变幻

天地中此时响起整齐的律动

万物都藏在雪底寂静无声

没有冷暖之感的记忆与沉思

却悬空在雪外

看着世间


他们看到了喜怒哀乐、彷徨漂泊

永恒在他们面前一闪而过

真与妄也终于平和

置身物外

他们却强烈地想要告诉人们

天命如雪

从天而来,变化其形,无形而去

若在生灭有无的中途困顿

实则惶恐等待未知的分离


最后,雪化了

记忆与沉思,回家了

————————————


《道路的意义》


天命之谓性,

率性之谓道,

修道之谓教。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作为超越性的限制和规定,在人面对“天命”时能够使人反思人的限度,无论是道德、智性还是人事,凡是现实生活中无法完美且绝对呈现的,必将在人力所不能及之处彰显着引人入胜的光明,被人寄托着相对于现实的精神希望,以及能够实现并可以切身体认到的力量源泉,这是人的理性、信仰和实践所能明确认同的终极。


同样地,当人面对“限制且规定人的有限性(即属性)”的天命的同时,能够产生思考和追认,既已表明了人作为自我的起点,与作为天命的终点之间建立起了“道路”,倘若不直面自身的有限性——即自我是人可以在当下确认可知的起点——人是不会知道脚下正在走的“道路”其终点即是天命。因此无论知与不知,凡是人性所铺设的道路都无一例外地复归于人之终极意义,敬畏由此而生。唯有知命之人,才知他人与我“性相近”——我与他人脚下的路朝向同样的方向——因此“道不远人”;而他人与我“习相远”——我并不能作为他人的起点——所以“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


我能做的,就是学习走好自己的路;还能做的,就是帮助别人也学习走好自己的路;帮助的人多了,自然会形成众多人都能学习走好的大道。一个个人也就和众多他人走在了一起,人与人之间不会消除的张力产生了不会停止的动力,人类也就因此有了有迹可循的历史,和无迹可寻的未来。

————————————————


《河床与河流的交流》(节选)


等待很久后才确定动笔第一篇公众号文章,在一次学生们的《中庸》论文答辩的现场,我和惟中二人源源不竭的思索遇到了一个池塘,可以交融、汇聚。


几位学生谈到儒家的“圣人”,十六七岁的年龄对于这般崇高深远的称谓,大多自觉地敬而远之。的确,这是一个在今天看来晦涩的词眼,人们很难对它持有长期的兴致,琢磨一个现实中没有人能担当的名号,倒不如为眼前的职称去努力作为,谁叫这些能让生活变得宽裕呢?


他并不像神,当人间出现前所未见的现象时谁用肉眼都找不到他,却也不能等于常人,要不然他早就流行于坊间家常。大多数的人们即使不考虑圣人的感受也不会影响到实际生活,所以他还不如民间神仙或宗教领袖拥有那么多虔诚的香火。


所以“圣人”到底在哪儿?或者这样问:“圣人”到底是谁?


其实,“圣人”恰恰就出现在宽裕的生活中,并以老者般亲和的姿态守望在君子心向往之的终点


先来考察这句话:“圣人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在于圣人生而不会违背本性,与他相反的是后天被物欲蒙蔽的常人”。


这是某位学生论文中的一句陈述,既不是命题也不是结论。于我而言,我更想让这句话建立在以下解说的基础上,说出另一番意思。


“生而”是一个奇妙的概念,它告诉我们一个人可以拥有不同于其他所有人的特殊性——然而这种拥有不出于这个人的主动选择,而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改变的,更是任何一个人都只能作为旁观的——就像每个人的出生一样。


所以与其说圣人异于常人的地方在于“生而不会违背本性”,倒不如反过来说常人也有“生而异于圣人的地方”,因为就生命之初而言,个体的人都是特殊的,自然的,独独为圣人的出身定义为崇高的,在改变不了出身的情况下,常人又如何去“成圣”呢?无法“成圣”,常人是否还需要圣人呢?


显然,这是自相矛盾的。


当“先天”与“后天”的使用没落为完整而沉默的逻辑,我们将难以推算出我们从何时拥有生命,又是何时我们被一个叫做“物欲”的恶魔剥夺了生命权。


逻辑,无论是归纳还是演绎,都要温故而知新。“先天”如果先于“后天”,还不如就认为你我未曾死去。只是在现有的经验领域里找到一个相对精确的定位,就好比选举出一个不被他人左右也不会左右他人的最纯洁的婴儿作为王者并为其加冕。


因此对于先天后天的思考需要一场哥白尼革命,即不再把先天假定安排在后天的前面,而是看到先天和后天正共同朝向一个方向伸展,两者同生同灭,生死是总长。这当然是比喻,但还有一个更恰当的比喻——先天是后天的“河床”,后天是川行其上的“河流”,他们只有一个“源头”,而这个源头的地下深处与终点“大海”相通,因为河床,河流才能流动,河床因此就是河流流动应有且须臾不离的道路。


这个比喻想要鲜明地表达:先天是后天的基础,承载后天的始终。因为先天存在,后天才能存在。一个人的生命就是一条完整的河流,且只是万千河流之一,不知不觉的流淌在河床上,无论何时走到哪里都是河床和河流的共同之迹。河流终究汇入海洋,死亡是所有生命的归属,生命的完整体现在时间的无限却又可被衡量的意义中。


时间的先后始终是困惑人类的问题,然而解惑的方式却不应是改变时间的走向,应当看到,一个人在实现了对时间的理解之后,其行动却依旧如常。

... ...

————————————————

咨 询 电 话

15263739417   /   13153796737

15725379827   / 0537-4496158

微 信 号

曲阜圣贤教育学校:15263739417

曲阜国学院:13153796737     

微信公众号:qfgxy403960   /   qfsxxx403960

圣贤教育公众号.png国学院公众号.png

圣贤教育学校微信号.jpg国学院微信号.jpg

网址:http://www.qfsxjy.com

邮箱:qfgxysy@163.com  

新浪博客:@曲阜国学院宣


【学院地理位置】

微信图片_20190108160031.jpg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
精彩活动